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快眼看书 >> 烟火江湖 >> 第六十五章:血花

第六十五章:血花

这个堆放粮草的仓库是在一个废弃矿洞的基础上改建而成,蜿蜒曲折,所以面积很大,虽然是一个矿洞,不过由于铁山附近的地质原因,洞内干燥,冬暖夏凉,十分适合用来储存东西。

路一几人走进来的时候仓库里原本满满当当的粮食已经搬运一空,地面上只有一些残留的稻谷和玉米。

七八个长刀营汉子手持火把站得笔直,将山洞内照耀得亮如白昼!

裴南湖确实是训练兵士的行家里手,极短的时间内已经让长刀营有了几分彪悍的气势,就像是给这几千人注入了一种看不见的精神,兵甲特有的精神!具体是啥?可能没人说得出来,但每个人却又都能感觉得到。

难怪大将军岳征得知裴南湖被牧王派到流云山后,气得大呼杀鸡用牛刀的同时又肉痛的很,为了此事还很是让最终一锤定音的颜真吃了不少口舌。

不过现在大伙儿脸上的喜色却怎么都遮掩不住,其实流云山并不穷,只要勤劳,多数山里人都还是家有余粮,但这乱世之中被迫成立长刀营后才知道所谓丰厚的家底在豢养一支军队的面前是多么薄弱不堪!

所幸山里人淳朴,也团结,精诚所至,把最初几个人的构想,逐步都落实了下来,没有枉费云奕几个人的心血。

应彪带着几人边走边说:“本来也没人注意这个角落,搬运粮食的时候有个兄弟贪多,没控制住身子,误打误撞的一脚蹬在山壁上,没想到里面是空的!”

被发现的小洞窟是在山壁左侧,已经被破开一个半人高的大洞,火把照耀下隐隐有金黄色的光芒映射而出,长刀营的汉子们虽然面露喜色,却没有一个人率先进去查看。

看到云胡儿走过来,长刀营的汉子都挺了挺胸膛,满眼恭敬的叫了一声胡儿姑娘。

云胡儿点了点头,把手里的火把往洞口伸了伸,顿时耀眼的金黄色光芒让整个山洞煜煜生辉。

端木玉是个胆儿大的,抬脚矮身就想钻进去看看,却被路一一把拽了回来,狠狠瞪了小调皮一眼,回头对众人说道:“我一个人先进去看看,没事了你们再进来。”

端木冷月脸色凝重,从怀里探出一颗乳白色药丸递给路一,低声道:“小心,把这个含在嘴里。”

路一点点头,伸手接过药丸就吞入口中。

端木冷月心里突然却莫名一暖,看来他还是相信自己的,想到这儿不由得嗔道:“给你你就吃?你也不怕是我们神教的蛊虫?”

路一一窒,笑道:“吐出来还来得及吗?”

大家顿时忍俊不禁,气氛也轻松了几分。

端木冷月低声道:“怎么觉得和东塔山那边的那个地宫有些相似。”

路一微微点头:“一探便知。”

确实,这里和那处黄泉教初代教主东方碧落陵寝的样子倒是真有几分相似,都是同样的金碧辉煌!

而从那里得来的黄泉三宝之一的黄泉刀还好好的挂在自己的腰间,世间难道还真有这么巧合的事?短短几个月就让自己碰到两处传说中的碧落宫?

云胡儿这些年主持流云山大小事务,外出历练机会也多,行事果决,并不婆妈,当下挥了挥手招呼大家往后退,同时关切的望向路一:“当心!形势不对就马上出来,今日已经收获极多,没必要节外生枝。”

路一笑了笑:“胡儿阿姨忘记我叫招财猫了?真要是遍地黄金,岂有不要的道理。”

云胡儿大笑道:“好好好,看看你这次再给我们弄出来多大的一个惊喜!”

山洞里并不显得气闷,所有的矿洞原本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挖掘出一个透气孔,一般是箩筐大小,挖掘很是巧妙,雨水进不来,阳光在特定的时间却还可以透射而入,既可以保证空气流通,还有一定照明的作用,这些都是古人的智慧,一代一代传承而来。

何况这里距离入口并不远,所以火把探进去没有任何异样。

路一放低身子,右手紧握无相匕,顺着火把一闪一闪的光亮向内看了看,隐隐约约觉得山洞并不是很大,也不算深,山洞底部准确来说应该是一间精美绝伦的密室,不过空落落的看不清他物,墙壁和地面在火把照耀下发出浓郁而刺眼的金光,整个山洞仿佛由黄金浇筑而成。

过了密室,就是一段长约两丈的通道。

路一用脚尖试了试地面,光滑而坚硬,并没有什么异常,用无相匕使劲往下一插,感觉到匕首轻松就刺穿了金色的地面,然后碰到下面的岩石发出一声轻响,随手挑翻一角,确实是黄金,不过却是薄若宣纸般的一层金箔,黏贴在青石板砖上。

这可就和东方碧落的格调差得太远,别人那可是实打实用的金砖铺地,每一块砖的厚度都在四指左右,那个金銮殿光是黄金的价值,估计拿出来也是一个让人咂舌不已的天文数字,养活整个流云山也不在话下。

别看这里金碧辉煌,但加起来可能也不过比不上东方碧落陵寝的大殿内的几张椅子。

想到这儿,路一哑然失笑,什么时候自己也变得如此气派了?连黄金也不放在眼中?

摇了摇头,继续小心翼翼的慢慢前行,穿过不大的密室就只剩下一条通道,通道一个人穿行并不显得狭隘,也没有什么异常,没走几步就到底了,而且底部严丝合缝,和整个大厅连为一体,明显没有别的出口。

就像在洞口看到的一样,整个密室确实空无一物。

路一不死心,举着火把仔仔细细的四处打量,再反转无相匕,用刀柄轻轻敲击墙体,尤其是通道底部位置,还是没有任何异常发现。

真是奇哉怪也,这明显应该是用来储藏东西的密室,可现在干净的一尘不染,反而让人觉得诡异。

洞口传来端木玉担忧的呼喊声,路一连忙转身往回走,火把的火光让满室的金光像是水波一样流动起来,流光溢彩间倒是真的美轮美奂,不甘心的再次回头看看密室,还是什么都没能发现。

端木冷月看到出了山洞就一脸茫然的路一,刚想问两句,路一却自顾自的摇了摇头道:“总感觉哪里不对。”

云胡儿好奇的问道:“什么不对?”

路一回过神来,把山洞里的情形说了一遍,然后歉意的说道:“胡儿阿姨,这里能不能先留着别动,我总感觉这里有些不同寻常,但暂时还未想到问题出在哪里。”

云胡儿爽快的回道:“这是什么话,我还是对外面的物资更有兴趣,这儿就你们几个留下慢慢想,我先带弟兄们把物资全部送出去,你们也不要耽误太久,如果实在看不出什么来,就毁了这个山洞,不能便宜了以后宋王派来的人!”

说完就招呼长刀营的汉子们大步出了这个仓库,忙着去别的地方帮忙,一群人走的时候没有一人回头多看一眼。

端木冷月看着长刀营的人离去,不禁有些唏嘘,也许这种毫不拖泥带水在别人看来没什么,但她担任斜月教教主自然知道一个队伍有这样的素养是多么难得,所以不禁对云梦山庄更加多了几分钦佩。

端木玉是个没心没肺的,早就按耐不住:“大哥哥,是不是你看得不够仔细呀?快带我进去瞧瞧!我的眼神可好使了呢!”

就连何寻在一边也流露出几分好奇之色,毕竟四个人虽然一个贵为一教之主,一个贵为昆仑剑派少门主,但说穿了都还是四个少年,而且还有一个只能算是……大孩子。

四个人鱼贯而入,密室还是那么个空无一人的密室,只是多了四个东张西望的人。

何寻和端木玉正在把路一刚刚做完的事情重复再做一遍,又是敲又是摸的,不过看得出来暂时都没有啥收获。

端木冷月眉头轻簇:“布置得如此精巧,却空空如也,确实好生奇怪。”

就在这时端木玉在一边嘟囔道:“这么好看的一个屋子,平时主人家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每次都和我们一样?挖个洞?”

路一灵光乍现,笑道:“玉儿还真是个小天才!问题就出在这儿,如果不是应大哥他们误打误撞,这里是不是还缺个入口?”

何寻搔了搔头:“是啊!破洞这里明显不是进来的入口,应该是别有洞天。”

端木冷月站在通道底部,手指轻轻划过墙体的金箔,中指微曲,有节奏的轻叩墙面,声音沉闷,过了良久摇了摇头:“看来这里是掩人耳目的,背后全是山石,并无任何异常。”

就在这时何寻突然说道:“也不对呀,如果我们进来这边不是入口,别的地方就更不可能了,那边都是山体啊。”

路一微微一愣,这确实没有想到,这个仓库原本就是矿洞,是在山体里硬生生被人开凿出来的,如果入口不在仓库这边而在别的地方,难道真像是东塔山那边一样?

四个人面面相觑,最终各自挑选一面山体,仔细的开始寻找蛛丝马迹。

半个时辰之后,端木玉再也没有刚刚进来时的那份新鲜劲,第一个败下阵来,一屁股坐在地上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埋怨道:“这儿就没有什么机关嘛,说不定……说不定进来的门恰好就是在被我们撞破的地方呢?”

云胡儿站在城头上,招呼长刀营的汉子们加快往外运成捆的羽箭,没想到打铁关的储备如此之丰,尤其是军械,可能因为这边盛产铁矿的原因,很多尚未开封的制式长刀、长枪和未安装的箭簇,都是山里急需的东西。

这让云胡儿即兴奋,又有些发愁,深感这次下山带出来的人手太少。

就在这时负责警戒的一名汉子飞快的跑了过来,距离云胡儿还有五六步的时候就噗通一声跪了下去,结结巴巴的说道:“胡儿姑娘,大……大……大事……不……”

这个汉子约摸三十来岁,云胡儿识得,平日里老实巴交,说话本就有些结巴,这时浑身浴血,身体颤抖得厉害,更是半天没有憋出一句话来。

云胡儿心里一紧,大声呵斥道:“紧张个什么劲!有事慢慢说!天塌下来不是还有我顶着吗?到底什么事情!”

汉子听到云胡儿的呵斥,反而慢慢的镇定下来,抬起头,眼睛血红,一行泪水却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张了张嘴嗫嚅道:“胡儿姑娘……我……我……我杀人了……”

“杀人?!”

云胡儿一愣,厉声喝到:“你杀谁了?”

就在这时应彪领着两个汉子大踏步走了过来,右手长刀上的鲜血正不停的滴落,接触到地面积雪的时候爆裂开来,在夜色中宛若一朵一朵盛开的修罗之花,左手拎着的却是两颗人头。

跪在地上的汉子看到应彪手里的人头,脸色更是白得吓人,一转身爬起来跑出去几步,跪在地上不停的干呕。

云胡儿已经大致猜出缘由,叹了口气,轻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应彪一俯身:“回禀胡儿姑娘,刚刚有几个守兵清醒之后妄图逃脱,而且砍伤了我们两个兄弟,所以……”

云映月神色不动的摆了摆手:“不要说了,召集所有兄弟,在这里集合!”

应彪领命而去。

很快,打铁关内响起了尖细的竹哨声,紧接着细密的脚步声四处传来,很快队伍就集合起来。

竹哨长约两寸,状如水滴,经年摩挲,橙黄透亮,看起来精美绝伦。

曾经有山外商贾想要重金购买,不过却没人理会,山里人虽然不富裕,但规矩极多。

这也算是流云山内猎户独有的东西,用年份极久的老竹鞭制作而成,先用火红的铁钎打通竹节,然后还要安装一片极薄的黄铜片,再打一个出气孔,一个熟练的老师傅没个一两天也做不出来,而且每一个吹出来的声音都不完全相同,音色如何,全在铜片安装的技巧上。

老猎户可以用这种竹哨吹出多种声音,还可以用来诱捕山鸡之类的一些飞禽,偶尔遇到黑熊老虎,还可以模仿它们天敌的叫声,几乎可以以假乱真,说不得还可以保全自己一条性命。

云胡儿走到还在呕吐的汉子身边,语气冰冷:“站起来!马上归队!”

汉子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白得吓人,也带有一丝愧色,不过仍然是颤抖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笔直站定。

云胡儿找了一张桌子,翻身跃了上去,粉面含霜的环视一圈。

“谁动手杀了人?出列!”

应彪几人心里一紧,大步走出队伍站定。

“除了他们四个,没有别人参与了吗?”

再无一人回答。

“把受伤的兄弟抬出来吧。”

受伤的人一共两个,其中一人的伤口极长,从左肩一直到腰肋,所幸伤口不深,并不致命。

另外一人伤在腿上,挣扎着想从担架上爬下来,被云胡儿制止住了。

云胡儿看了看鸦雀无声的大家,只说了一句话。

“打铁关内所有的守军,一个不留。”

今夜过后,流云山长刀营,变成了真正的战士!

喜欢烟火江湖请大家收藏:(www.kuaiyankanshu.org)烟火江湖快眼看书更新速度最快。

烟火江湖最新章节 - 烟火江湖全文阅读 - 烟火江湖txt下载 - 一念生百态的全部小说 - 烟火江湖 快眼看书

猜你喜欢: 天下第九超级仙医人神超脑太监大符篆师你真是个天才九霄剑外遮天通天大圣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苍穹之上穿入聊斋从前有座灵剑山邪风曲赝太子剑灵同居日记宝典山海八荒录无疆氪金成仙霸天武圣大唐君临通幽大圣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灭运图录
完本推荐: 大文豪全文阅读奸臣全文阅读老妖物报恩记全文阅读我家徒弟又挂了全文阅读末世小老板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全文阅读降物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宝莲同人逍遥游全文阅读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全文阅读极品女仙全文阅读学弟,跪求吃药全文阅读美人上钩全文阅读时空走私从2000年开始全文阅读顺明全文阅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全文阅读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全文阅读春江花月全文阅读金枝御叶全文阅读人道天堂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韩四当官从喰种开始登录万界万道剑尊快穿玩转逆袭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穿到民国吃瓜看戏遛鬼重生空间之桃花源穹顶之上长生十万年魔临伏天氏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我和二哈共系统逆天神医妃王者时刻万族之劫娱乐之万界游戏系统凌天战尊半缘修道半缘君(《花千骨》同人)叶安海贼之神级掠夺系统重生校园做学霸余生有你,甜又暖通幽大圣伯爵大人有点甜玄幻之神级军火商重生香江的导演吾家娇女英雄联盟之重返S4

烟火江湖最新章节手机版 - 烟火江湖全文阅读手机版 - 烟火江湖txt下载手机版 - 一念生百态的全部小说 - 烟火江湖 快眼看书移动版 - 快眼看书手机站